通訊 Newsletter

 

Newsletter on Overseas Chinese Studies

二零零六年二月(新二十一期)


 

從《中西日報》看1904年的美國華人社會 ()

 

明永昌

 

        這個在當時稱之爲聖藟賽會的博覽會,受到了美國華人的廣泛關注。[1]舊金山華人爲了迎接倫貝子,在華埠搭建招牌樓、安裝五色電燈、橫豎龍旗,[2]爲尊國體而優迎貝子雖費多金亦足惜也[3]舊金山的華商亦多次齊集中華會館議如何迎接倫貝子,包括以觀音車[4](即兩馬大車)接送和在杏花樓擺酒席。[5]

 

         417日,倫貝子抵達舊金山。[6]倫貝子的行程緊湊:抵達當天到歌林比亞戲院觀賞表演、並且到華埠與華人見面;次日到中華會館與紳商見面後出席酒宴,接著便啓程前往華盛頓出使聖藟士埠賽會。難怪當地華人會因貝子的速去生憾[7]422日,《中西日報》刊登了倫貝子的照片,結果售報尤多。爲了滿足那些不得其玉照爲憾者[8],該報在次日將貝子的照片刊印小紙上隨報附送。

 

        一切似乎安排就緒,問題卻接踵而來。首先是美國政府頒佈規定,要求受邀赴會的華人必須通過人身檢查,如果暫離會場必須按期即回,否則遞解回國等。接著又傳來有赴會官員和商人被阻止上岸或拘留的消息[9]

 

        博覽會開幕後,有華人赴會後致函《中西日報》說博覽會華人亭中展覽的物品多是罪犯的枷鎖、吸煙的器具、纏足女鞋等腐敗之物[10]。更離譜的是有華人將纏足女子陳列于華人亭內,各國來賓可以交銀入內觀其足[11]有辱國體。還有報道指華商本來要在博覽會場開會,卻因爲木匠懶慢[12]、水龍管行工人停工[13]等原因一拖再拖。最後,賽會總監書記張耀堂及隨員李福恒甚至要引咎辭職。[14]

 

革命黨與保皇會之論戰

 

        戊戌政變後,康有爲、梁啓超等人逃亡國外,從變法維新轉向保皇。他們主張救出舍位忘身而變法的光緒皇帝,實行君主立憲,並利用報刊大張旗鼓地進行維護清朝皇帝和君主制度的宣傳。

 

        保皇會僅在美洲就建立了78個分支機搆,舊金山一地就有近萬名會員,占當地華僑總人數的1/3強。在這種形勢下,爲了打破保皇派在美國一統天下的局面,進行民主革命思想的宣傳,革命派向保皇派發起了反擊,從而引發了革命派報刊與保皇派報刊之間的論戰。

 

        190310月,孫中山來到檀香山,將興中會會員程蔚南創辦的《隆記報》改組爲興中會在檀香山的機關報,更名爲《檀山新報》。19041月,孫中山在《檀山新報》上發表了《駁保皇黨報》、《敬告同鄉書》兩篇著名文章,駁斥了《新中國報》的保皇言論,《新中國報》撰文反擊,從而開始了兩派之間的大論戰。

 

        19043月,孫中山乘坐高麗號輪船從檀香山啓程前往舊金山。[15]立憲派成員陳儀侃爲了陷害孫中山,托舊金山的保皇會向清廷駐舊金山領事何佑告密。[16]清廷貝子溥倫亦定于同年420日到美國參加聖路易博覽會,之前會先訪問舊金山。何佑擔心孫中山鬧事,故通知美國海關要求禁止孫中山入境。

 

        孫中山持有夏威夷出生證,按照美國法律無權阻止他入境。但由於何佑指證出生紙爲僞造,於是海關將他扣留於碼頭的小木屋裏。幸好,孫中山得到《中西日報》總理伍盤照和洪門致公堂的協助,終於在倫貝子離開舊金山後獲准入境。[17]孫中山利用他與洪門的特殊關係,將原本爲保皇派控制的《大同日報》徹底易幟,改爲傳播革命思想。《中西日報》亦開始向革命轉變,不但多次報道了孫中山到致公堂和戲院演說的消息,[18]還派革命党人陳少白、鄭貫公爲《大同日報》駐香港記者,並免費爲孫中山翻印了10 000多冊《革命軍》,供他在華僑中分發。保皇派顯然對此不悅,在1904年曾兩度致函《中西日報》指該報報道糊說,否認孫逸仙演說聽者衆多反應熱烈。[19]《中西日報》反駁說該報報道的聽衆人數與保皇派報紙《大同報》相合,而且到場聽衆皆可作證。

 

        然而,以不涉黨派 [20]爲一貫宗旨的《中西日報》並不是革命黨的黨報。1904317日,著名華商保皇會總理陳敏生入覲總統,[21]該報亦有正面報道。

 

        1904年對革命黨來說是重要的一年。經過檀香山和舊金山兩地革命派報刊對保皇派報刊進行的鬥爭,形勢發生了有利於革命派的轉變。保皇派對華僑思想的禁錮和影響開始削弱,民主革命思想在美國華人得到了初步的傳播。一年後,同盟會在東京舉行的正式成立,實現了海內外反清力量的大同盟,奠定了未來推翻滿清、建立共和的基礎。

 

剪辮運動

自從1645年滿清政府頒佈剃發令後,男子剃發蓄辮就成爲滿族貴族統治中國的重要象徵,剪辮被視爲叛逆。經過一場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的抗爭後,以漢族的臣服而告終。年深日久,人們對剃發蓄辮早已形成習慣。即使是美國華人,也少有貿然敢將髮辮剪除者,深怕剪辮後無法回國。

        1840年後,滿清政府在對外戰爭中屢戰屢敗,其威信也愈降愈低。甲午戰爭慘敗後,海外華僑爲了融入當地社會,開始有剪辮行動。1904年,鑒於清新軍改換日本軍服後,長辮無法塞入軍帽中,影響射擊的準確性,練兵處建議准予軍士剪辮。消息傳出,各報刊以爲清廷將實行斷發,紛紛宣傳,一時剪辮者甚衆。美國華人亦紛紛回應。[22]19048月,保皇會打著割辮保皇[23]的口號在美國展開剪辮運動,保皇會選在此時發動剪辮行動主要目的不是爲了保皇,而是爲了保自己在美國華人心目中日漸被革命黨取代的地位。

 

         1906年,舊金山因大地震而破壞了華人長期存在的幫派、宗族關係,剪辮才形成風氣。1904年的《中西日報》提到了一位美國華人律師,被駐美欽使伍廷芳委任回國辦理要事的時候穿滿清裝、留辮子,身爲律師的時候則穿西裝,把辮子藏在衣內。[24]可見這時辮子的去留問題,跟《排華法案》無限期延長後華人的去留問題一樣,依然困擾著許多美國華人。

結語

        有學者認爲,大肆鼓吹反華排華,瘋狂迫害華人的是那些種族主義分子。那些被煽動和欺騙參與排華行動的美國人是沒有責任的。他們一旦瞭解事實真相,是會幡然醒悟的。[25]我不認爲美國民衆是完全沒有責任的。《排華法案》正是爲了平息群衆的反華情緒而通過的。如果沒有大批美國人參與排華行動,《排華法案》是不可能順利通過的。而騷擾、縱火、襲擊、屠殺等不義之舉更不是不瞭解事實真相不知道是不應該犯的行爲。

 

        1904年的《中西日報》裏,反映華人與美國人友好的新聞雖然不多,但也不是沒有。如果說工党歧視華人的色彩最鮮明,那麽美國的神職人員對華人持友好的態度則最爲顯著。牧師經常在教堂裏向華人演說,[26]勸華人戒煙,[27]或與他們分享在中國傳道時的所見所聞,以安撫他們的思鄉之情。[28]教會所辦的學校經常會邀請華人前來參觀,[29]牧師還爲此特意到甯陽會館去借一枝大龍旗豎於學校前以示友好。[30]有些學校更是免費讓華人學童就讀。[31]所以當這些素愛華人的牧師需要遠行或決定辭職時,都得到華人熱情的餞別,[32]甚至挽留。[33]

 

        什麽才是事實真相?在1904年的《中西日報》裏甚少提及華人與美國人友好的新聞是不是就證明大部分的美國人是排華的?我認爲下此定論有欠妥當。新聞的多或少在一定程度上取決於編輯對該新聞的重視程度,《中西日報》爲了提高華人的警覺性而強調華人受害的新聞是很有可能的事。另外,《中西日報》多次報道有關牧師愛戴華人的消息會不會與其總理伍盤照是基督教長老會的牧師有關? 《中西日報》有關排華的報道跟美國主流報章的有多少出入? 《中西日報》在報道有關革命黨和保皇會的消息時立場有多中立?以上提出的問題都需要從《中西日報》以外的史料和文獻中進一步探索研究。

參考書目

11904年的《中西日報》

2)陳依範《美國華人發展史》(香港: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84)。

3)董增剛〈晚清赴美賽會述略〉,《學說連線》2001905日。

4)郝平《孫中山革命與美國》(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

5)《中西日報四十周年紀念特刊》。

6)楊國標《美國華僑史》(廣州: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1989)。

 

[1]〈華人賽會〉,《中西日報》1904114日。

[2]〈預備恭迎〉,《中西日報》1904412日。

[3]〈速去生憾〉,《中西日報》1904422日。

[4]〈觀音車停〉,《中西日報》1904415日。

[5]〈議迎貝子〉,《中西日報》1904324日;〈會商禮迎〉,《中西日報》1904330日;〈議定送迎〉,《中西日報》1904331日。

[6]〈貝子抵埠〉,《中西日報》1904418日。

[7]〈速去生憾〉,《中西日報》1904422日。

[8]〈貝子玉照附送〉,《中西日報》1904423日。

[9]〈何曾寬待〉,《中西日報》190456日。

[10]〈吳不欲觀〉,《中西日報》190463日。

[11]〈言之醜也〉,《中西日報》190466日。

[12]〈難越雷池〉,《中西日報》190467日。

[13]〈會期又變〉,《中西日報》190468日。

[14]〈會員辭職〉,《中西日報》190469日;〈因跪辭職〉,《中西日報》1904615日。

[15]〈志士來遊〉,《中西日報》190447日。

[16]郝平《孫中山革命與美國》(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頁121

[17]〈批准入美〉,《中西日報》1904428日。

[18]〈志士拜客〉,《中西日報》190453日;〈演說續聞〉,《中西日報》190459日;〈演說革命三志〉,《中西日報》1904516日;〈來函略登〉,《中西日報》190463日。

[19]〈來函辯論〉,《中西日報》190469日;〈糊說者知〉,《中西日報》1904613日。

[20]《中西日報四十周年紀念特刊》,頁1

[21]〈入覲總統〉,《中西日報》1904317日。

[22]說破偷關情狀〉,《中西日報》1904812日。        

[23]割辮保皇〉,《中西日報》1904816日。          

[24]洋務得時〉,《中西日報》19041122日。          

[25]楊國標《美國華僑史》(廣州: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1989),頁286

[26]〈僑民一慰〉,《中西日報》1904515日。

[27]〈牧師說說〉,《中西日報》1904611日。

[28]〈牧師愛人〉,《中西日報》190463日。       

[29]〈女學請遊〉,《中西日報》190468日。    

[30]〈甚愛華人〉,《中西日報》1904613日。    

[31]〈栽成華女〉,《中西日報》190422日。     

[32]〈送迎牧師〉,《中西日報》1904614日。      

[33]〈牧師應聘〉,《中西日報》190422日。       



 (新二十期開始,《海外華人研究通訊》 將不定期,以電子形式,透過互聯網絡以「超文本」格式檔 (HTML file), 向全球關注海外華人研究的學術機構、 公私營機關 、專家學者及個人等發放、 報導有關重要資訊,用作參考,以利研究。


* 歡迎各界提供最新消息 *

 

出版人

 

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海外華人特藏邱淑如女士

 

主 編

 

香港中文大學文學院歷史學系葉漢明教授

 

執行編輯

 

何思賓博士

 

查詢、聯絡或新網站建議,請電郵至: spc@lib.cuhk.edu.hk
通訊處 香港·沙田,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一樓  ( 傳真FAX): (852) 3942-0987

發佈日期 : 2006 2